主页 > F梦生活 >14天300公里苦行落幕‧警员人数比‘青龙’多 >
14天300公里苦行落幕‧警员人数比‘青龙’多
    14天300公里苦行落幕‧警员人数比‘青龙’多(吉隆坡26日讯)历时14天长300公里的“百里苦行反公害"于週一上午9时50分正式落幕,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及内阁部长始终没有应人民的要求前来独立广场,聆听人民反对稀土厂的心声。反对党领袖拿督斯里安华週一清晨才从沙巴乘搭飞机回来半岛,来不及出席,不过民联派出17名国州议员作为代表,惟独不见国阵代表。比起週日超过2万名绿色人潮聚集在独立广场外围的万人空巷的气势,最后一天的集会人气锐减不少,仅有500人左右。民联17议员到场本报记者于清晨6时30分抵达独立广场,约有百多名苦行者露宿街头,他们在独立广场外围的来回6条车道、行人道、河边打地舖,有者没有任何装备,索性抱着包包倒卧在地。接近7时,众人陆续醒来,收拾睡袋及草席。此际,约200名警员及市政局执法官已在独立广场内严阵以待,严禁任何人冲过防线。到了早上9时,警方再增加两百多名制服警员,他们分别乘坐五六辆卡车及巴士到场包围独立广场,形成警员人数比苦行者更多的讽刺画面。当苦行发起人黄德致词完毕,绿色盛会的“人民议会"结束,“百里苦行反公害"正式在上午9时50分宣布解散。苦行者分别乘坐巴士及公共交通,有次序地离开。市政局执法官在上午10时30分解封独立广场,让车辆通行,而载满外国游客的旅巴开始驶进独立广场。週一出席会见黄德与苦行者的包括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太平国会议员倪可敏、大山脚国会议员章瑛、蕉赖国会议员陈国伟、马六甲市区国会议员沈同钦、华都牙也国会议员冯宝君等等。公正党代表则有格拉那再也国会议员罗国本、峇都国会议员蔡添强、士拉央国会议员梁自坚、灵北国会议员许来贤及社会主义党再也古玛。由于国会下议院尚在进行,国州议员身穿西装恤衫、打领带来到,烈日当空,只见他们汗流浃背,公众只好借出草帽给代议士们遮阳避暑。“人民议会”通过3议案绿色盛会在独立广场召开“人民议会",500名苦行者及14名国州议员一致通过3项议案,包括撤销与终止6项对环境造成破坏的发展计划。这些计划包括莱纳稀土厂、万挠高压电缆、石油提炼及石油化学综合发展计划(RAPID)等。在9时15分,14名来自民联与社会主义党的人民代议士到场宣誓,他们承诺将协助终止对环境及人民有害的计划。这场由苦行者名义开的人民会议,是在独立广场前的拉惹路进行。众人席地而坐,恶毒的太阳把大家晒得满头大汗,但是大家仍一动不动,静静参与长达35分钟长的会议。最后全体一致通过,人民代议士轮流宣誓支持绿色集会动议。60警员半夜突抵广场反莱纳联盟媒体主任李健聪披露,週一凌晨1时左右,突然有3辆巴士及60名警员抵达独立广场,让进行中的音乐会暂停,露宿者也举起国旗并列一排,现场一度气氛紧张,所幸最后没事发生。他说,苦行工作人员都感到不对劲,临时成立“守夜团",六七人一组轮流守夜,以防突发事件。“60名警员站在拉惹路(Jalan Raja)的路中央汇报,然后躲在独立广场的两边,让露宿者不敢过于放鬆。"他提及,由于大批警员的出现,导致音乐会突然中断,之后才继续演唱至凌晨2时。“除了一众歌手外,资深的另类音乐人周金亮也有出席,并演奏多首歌曲。"安娣亚眉感触反公害路还远“百里苦行反公害"宣布解散后,现场瀰漫着别离的愁绪,苦行者有的泪眼汪汪,相互拥抱、握手及慰问,13天累积的辛劳瞬间爆发,其中一名苦行者“安娣亚眉"涂亚眉感慨地说:“反公害的路,还要走很远,不知道哪天才能结束。"她认为,虽然她不放弃地走完300公里,但仍觉得自己“没有用",于是难过地落泪。“这条路,我都用心在走,如今要结束了,非常捨不得身边的朋友。"她希望国家最高元首表达对莱纳稀土厂的看法,让生活在马来西亚的子民了解。警大厦外驻守防苦行队虽然绿色盛会主席黄德已强调,不会走到国会大厦,但警方还是在大厦外驻守,以防万一。“百里苦行反公害"活动的最初目的,原是从关丹步行到国会大厦提呈“反莱纳备忘录",但是黄德在启程数天后,决定取消到国会的念头,改为在独立广场静坐,等候朝野国会议员前来会见他们。国会週一复会,相信是担心黄德等人反口,约20名警员在早上9时就驻守在通往国会大厦的主要道路,并且架设好摄录机,準备就绪。惟等了一个多小时,也不见人影。按摩师义务为苦行者按摩李健聪披露,一名按摩师週日晚自愿为苦行者按摩,由于事前并未通知他们,让苦行者感激不已。“这一路走来,不少中医师及按摩师都义务为苦行者服务,而露宿在独立广场时,也有不少人送上食物及草席,让我们不必烦恼露宿的问题。"林吉祥:苦行应写入历史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说,“百里苦行反公害"活动应列入马来西亚历史,见证人民为了更美好的家园而苦行。他週一早9时带领其他民联议员抵达独立广场,并慰问苦行者,引起大家争相围观及拍照。他致词时反问群众,“独立广场是谁的?",群众回应说“人民的"。他接着说,政府不应封锁独立广场,因为那是“人民的独立广场"。“这里不再只是独立广场,而是人民追求安全、绿色及乾净的地方。"针对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早前指“东西"没有坏,又何必修改的言论,他反驳,马来西亚已经“损坏"了55年。他呼吁人民团结一致,在来届大选更换政府,让马来西亚拥有全新的一天。【绿色集会议案】1. 立刻撤销莱纳稀土厂。2. 停止或重新评估所有潜在危险工业。‧立刻停止或取消未经严格评估、透明公开资料、公共谘询及潜在危险及高度污染的工业,包括武吉公满山埃採金、万饶高压电缆、金马仑焚化炉计划、红土坎铁矿计划、石油提炼及石油化学综合发展计划(RAPID),强硬徵用原住民土地莱兴建水坝等。‧ 一切有关环境及可能危害人民的发展计划必须提早与社会及人民协商。‧透明公布所有程序及资料让人民了解,捍卫人民对影响环境的发展计划的知情权,因为有关计划可能带来负面影响及涉及人民的权益。‧防止环境污染,不容许有关计划遗留具辐射、毒素及危害国家的肥料。3. 确定一切发展符合地球宪章的原则。採访手记──李明辉遗憾中挥别独立广场再会了,吉隆坡独立广场!下一次再来,希望我已经可以站在你这片象徵着国家独立的草地上,歌颂着国家独立55年之后的思想独立。我一直以为,你是属于全民的公共场所,所以我带着满腔的热血,从遥远的关丹,踏足了300公里路,来到了你的身旁。然而,就在我準备投入你的怀抱当中,向我们尊贵的国会议员表达心声之际,我才恍然大悟,我错了!原来,你并不属于我,并不属于我们任何一个国民。原来,你是属于警方和市政局的。我想你大概是误会了,虽然我们非常愤怒,但是我们绝对不是暴民。我们之所以奔向你,纯粹是因为我们的国土正遭受到前所未有的破坏,我们想要跟你借个地方,静静的等待我们那高高在上的人民代议士,来见一见我们,听听我们的心声。儘管你已经关上了大门,没关係,我们完全不介意站在你的身边,遥望你,然后默默等待我们票选出来的议员们出席。虽然最后只见着了民联议员,但是我们猜想,国阵议员大概是塞着车,赶着去国会高谈阔论我们的未来吧!于是才会轻易的,忘了早上和我们的约会。带着一丝丝的遗憾,我们挥别了独立广场,回程脑海里依然迴荡着黄德最后向支持者说的话,“议员是民选的,别忘了你们的权力是来自人民,最终的选择是在人民。"再会了,独立广场!希望下一次再来,你已经是一个独立广场。【花絮】水果礼篮赠苦行者“百里苦行反公害"宣布结束后,黄德赠送水果篮表扬一批在过去14天不离不弃,陪他走过300公里遥遥长路的苦行者。大家的脸上挂着依依不捨的表情,有人紧紧拥抱黄德,有人泪如雨下,场面十分感触。水果篮颁了一个又一个,最后剩下一个无人认领,黄德手捧水果篮,东张西望,苦恼地想着,到底是哪一个坚持到底的苦行者被遗漏了。此时司仪笑笑说:“最后一个走完14天的人就是黄德!请黄德颁给自己。"充满离愁别绪的场面顿时多了一点欢笑。表扬状列明“绿军义行300里,大马子孙感谢你"两行字致谢,并获得到场的14名民联国州议员的签名。配合警方要求解散当黄德宣布“百里苦行反公害"正式结束,数百名苦行者仍聚集一齐,交流过去14天的经历,久久捨不得离去。此时,已被警方封锁接近24小时的独立广场一带的交通情况变得十分阻塞。10时30分,一名警官前来与黄德握手,打个招呼,然后礼貌地问“请问你们的活动结束了吗?交通越来越阻塞,我们必须马上开放拉惹路,让车辆通行,否则交通情况恶化。"黄德与苦行者配合警方的要求,有秩序解散,证明两者的关係并非如外界所指的对立,而是互相谅解及配合。【热点新闻:稀土厂风波】‧2012.11.26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