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A艺生活 >14名官员坠“桃色陷阱”幕后几多离奇? >
14名官员坠“桃色陷阱”幕后几多离奇?

    14名官员坠“桃色陷阱”幕后几多离奇?

    一犯罪团伙在湖南官场掀起一场风暴:女人专事色诱勾引官员开房上床,男人拿着偷拍视频对官员敲诈勒索。湖南至少有衡阳、郴州、永州和湘潭等4个地市的14名官员落入“桃色陷阱”(南方周末)。

    2010年6月,衡阳常宁市劳动局长尹文接一女子电话,称与“尹局”在饭局上见过。约“尹局”“聚聚”随后开房。尹文误以为走了“桃花运”,谁知开房过程被录像。姜春艳同伙李毅以开房光盘索要60万元,否则将视频发到网上或上交纪委。尹文报案后,李毅等交代利用女子色诱多名官员敲诈勒索事。多少官员一齐陷入“桃色陷阱”是很吸引眼球的看点,比湖南多名官员遭遇官场“桃花劫”更离奇的是其幕后故事。 离奇一罪证被毁灭:同样是遭遇敲诈陷入“桃花劫”的官员耒阳市发展和改革局党委书记刘洪汉,得知公安机关查获视频敲诈后,通过耒阳市交警大队副大队长蒋青兰,向常宁相关办案民警行贿销毁相关视频。于是刘洪汉书记和诈骗女子开房视频消失;罪证可以在公安机关被毁灭。这未免也太离奇了? 离奇二案犯一律被轻判被放纵:2011年,牵扯常宁市劳动局长尹文敲诈案犯罪团伙,李毅被常宁法院以敲诈勒索罪判处刑三缓四;唐国清被判缓刑一年。当年公诉机关只公诉“尹文被敲诈勒索案”一起案件,犯罪团伙成员漆建国、姜春艳、龙明珠没有被起诉。致使该团伙继续作案,导致多名官员上钩!对此,衡阳市纪委也公开表示,常宁当初对犯罪嫌疑人“处理轻了”。这其中涉及被敲诈人是严重违纪党员干部,常宁市公检法三家竟然没有向当地纪委报告。相关部门为什幺不将涉案官员严重违纪问题向当地纪委报告?常宁警方何以对“色诱敲诈勒索案”多少涉案人不加深究?常宁市法院何以对这些罪犯充满温情?这不是也太离奇了吗? 离奇三办案警察落入金钱“陷阱”:当初常宁市警方办理尹文被敲诈案的5名公安局警察,他们因接受金钱贿赂“都被起诉”。这行贿者自然包括耒阳市发展和改革局党委书记刘洪汉。或许,这行贿者还包括被轻判被放纵的敲诈勒索团伙李毅、唐国清、漆建国、姜春艳、龙明珠等。办理“桃色陷阱”案的办人最终却落入“金钱陷阱”。这不知是不是当今社会的冷“笑话”? 离奇四涉事官员仕途未受影响:2012年,尹文被当选为副处级的常宁政协副主席。现为郴州市房产局副局长的那位副县长,被敲诈20万元只受“严重警告处分”,后被提拔为县委常委。有的给个警告或严重警告处分,官照样当,权力还在。郴州3副处级官员遭遇敲诈都没有公开通报。“问题官员”何以被提拔,无法解释。遭遇“桃花劫”官员仕途未受任何影响:可见纪委对问题官员“关照有加”!这究竟是很离奇还是另有隐情? 离奇五涉“桃色陷阱”官员未涉贪腐:那些落入“桃色陷阱”问题官员一般每人被敲诈数十万;大多官员选择给钱封口了事;只有尹文一人选择报案!那些官员几十万元轻易被敲诈却选择沉默,这些官员的钱究竟是哪里来的?这些腐败官员焉能不牵扯经济贪腐?然而,相关纪检部门怎幺就没有好人怀疑?对此,怎幺就没有深入调查?这不让人感到震惊与离奇吗?这其中的种种离奇怎不让人费解?现实中,一切不正常现象背后无不隐藏腐败?或许,案情还远不止这幺简单? 2013年,衡阳市纪委查案时,意外发现湖南至少有衡阳、郴州、永州、湘潭等市14名官员落入陷阱。至今究竟有多少官员落入“桃色陷阱”,依然也是一个难解的谜?当今社会多少官员经不住女色诱惑,屡屡落入美女设置的“桃色陷阱”。这些年来,官员屡遭“桃花劫”已是一种常态,类似新闻也不新鲜!让人震惊的是“衡阳版”雷政富案幕后,发生在公检法部门、纪检部门、组织部门身上的种种离奇?这究竟是一种什幺样的官场政治生态?这不是太可怕了吗?! 



    上一篇: 下一篇: